巨推学院

当当网核心内幕知情人:揭秘李国庆俞渝内斗真相

文丨冯颖星来源丨投中网“我只是想以朋友的身份,站在局外人的角度,更客观的评判这件事情”,2020年4月26日深夜,白鹤良对投中网说。4月26日,刚从罗志祥“时间管理”闹剧中走出来的吃瓜群众猝不及防进入了当当“政 ...

文丨冯颖星

来源丨投中网

“我只是想以朋友的身份,站在局外人的角度,更客观的评判这件事情”,2020年4月26日深夜,白鹤良对投中网说。

4月26日,刚从罗志祥“时间管理”闹剧中走出来的吃瓜群众猝不及防进入了当当“政变”的又一大瓜中。这天早上,当当夫妇股权争斗大战又突发新事端。

一封落款为李国庆的《告当当网全体书》赫然贴在位于北京静安大厦的当当网总部前台,洋洋洒洒三页纸上,写道,“4月24日,公司依法召开了第一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,选举李国庆先生为董事长与总经理。”同时带走公司公章。(详见“庆渝年”第二季:被抢走几十枚公章,谁的当当?)

当当要“易权”?

一时间,市场声音形成三种力量:一方是李国庆回应投中网,“接管当当,太忙了”;一方是俞渝把持的当当网发出声明,称并未易权,已报警、公章已挂失;还有一种事不关己却乐此不疲的吃瓜群众。

事件发酵后的第12个小时,当当的离职员工、李国庆曾经的直属下级、合作伙伴及现在“来往甚密”的朋友白鹤良找到投中网,称“想帮帮这对夫妻,让这件事情更早的恢复常态化”。

关于李国庆在当当离职群中被“声援”,二人在公司员工中的认知形象,争夺股权始末,发起“政变”缘起,以及当当网的现状及未来走向,白鹤良一一讲述。

以下,是投中网与白鹤良的对话:

谈离职员工声援:李国庆常参加离职群聚会

投中网:听说您上周还跟李国庆一起吃饭?提前知道“夺章”的事情吗?

白鹤良:他今天(4月26日)干得这个事儿,我也是看新闻才知道,挺惊讶的。

投中网:您跟李国庆是什么关系?

白鹤良:关系有很多层。前下属、曾经的合作伙伴、朋友。我是2013-2015年在当当任职,直接向他汇报。但跟当当的渊源从2010年就开始了,有很多朋友在这家公司,大家都一个圈子,后来顺其自然就过来了。大家在一起共事,他也爱交朋友,后来离职之后,有一些事情他也来找我合作,哥儿几个时不时聚一聚。

这么说吧,我们在一起,除了家里的事不说,外边的事儿基本都在一起聊。但我跟你们讲的对他的评判,会脱离这层关系,从身边人中局外人审视的角度来看他、看这一系列事情。

投中网:在您眼里,李国庆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

白鹤良:我很客观地说,他是一个性情中人。比如说他做当当这家企业,相当于是他的“孩子”,他们那个年代毕业的大学生,身上带有很强的“书中自有黄金屋,书中自有颜如玉”气质,总觉得“万般皆下品,惟有读书高”,这个特质在他身上很明显。能够在1999年就看到互联网的价值,而且是做图书,说明这个人是有远见的,而且有情怀。

他是北大的学生会主席,之前被很多人叫“北大才子”。他从1999年开始,从0-1开始创业,那个年代能做互联网的都是顶尖人才。

性格上,很直爽。高兴了就是高兴,不高兴也不憋心里,工作的事儿对下属发一通火,气撒完了哥们还是哥们、员工还是员工,很平易近人。

他也很清高,当当网他是费了心血的,所以从婚变到被从自己创立的公司中踢出局,对他来说是个很大的刺激。

投中网:据说当当离职群里都是声援李国庆的人,这事儿您怎么看?

白鹤良:说实话,其中有一些情怀在,还有一个原因是,老李(李国庆)本人也在这个群里。

投中网:他是什么时候进群的?

白鹤良:早了,2012年、2013年左右,当时李国庆还在任(当当网总裁)。今天500人的离职群里大家一边倒是有情怀在的,也会受李国庆影响。

我在当当期间,其实公司有非常多老员工。这些老员工从他创业的时候就一直跟着他,2013-2015年这个时间段,淘宝、京东这些平台其实发展很快,李国庆带着“情怀系”公司,并且还是夫妻店,在这个阶段就有些跑慢了,有些跟不上变革的节奏,是存在发展隐患的,但李国庆还是养着这批人,因为他念旧。

后来中途有人离开,成立了离职群,后来又有人把他拉了进去。与其说离职群,不如说是当当编外兴趣小组。早几年,这个群年年都会组织大聚会,李国庆还来过几次跟大家一起玩。

今天这个500人群里这种舆论导向,意料之中。

谈宫变闹剧:更多的是咽不下这口气

投中网:突然公开发动“政变”,有预兆吗?你们上周见面,他有没有这种发动这种动作的迹象?

白鹤良:一直都没有。他从2020年初跟俞渝又吵了一架之后,开始形容自己的这档事儿为“分别门”。他一直觉得,“我一手做起来的,怎么会这样?”以我对他的了解,他生气点更多在于,本来是两口子的事业要掺和到生活中去;两口子算钱的事儿却要到工作中;最后说情感的事情,也要说到工作里去。最后自己作为“老公”被踢出自己创立的公司。

这件事他这半年一直想不通,并且越想越气。你看他还上了个失败的脱口秀——《吐槽大会》,那里边呈现的状态就是他生活中真实的状态,他没地儿去撒气。上完了还是越想越不对,所以突然又干了今天(4月26日)我看新闻才知道的事情。

现在其实就是夫妻店的问题。俩人会把生活中的关系和损益客观的加大,在跟他们共事过程中是能看到这种弊端的。

投中网:怎么评价俞渝?

白鹤良:一个典型的企业家和生意人。优势在于,她是一个在工作中能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人。生意人做事一定会想着让企业怎么存活下去。

投中网:以俞渝的性格,在公司的时候,员工对她是否有微词?

白鹤良:这得从两方面看。一个好老板绝对不是和颜悦色的,一家企业能做好,一定是赏罚分明。从这个层面上来说,员工不见得会说他的好,但从企业发展来讲,这种态度又是能做企业的。

但我从业务到私下,跟俞渝的接触并不多。

投中网:李国庆和俞渝二人共事时,如何分工?

白鹤良:李国庆主要抓业务,比如公司的整体运行、所有对外的商业化。俞渝主抓财务和投资者关系,还包括投融资、并购和一些路演。除此之外,俞渝手里当时还有一个母婴事业部。

投中网:李国庆的《告全体员工书》中说,当当网是让俞渝带坏的,您怎么看?

白鹤良:我觉得也是情绪。还是那句话,从两面看。

毕竟俞渝来了之后,让当当加速了。她是从华尔街回来的精英,来了之后开始把企业资本化,并用最快速度让当当成为第一家美国上市的中国电商公司。那个年代(2010年)能在美国上市的企业凤毛麟角,这是当当的高光时刻。

专心做企业之外的一件事情,可以让企业起飞,但也可能会有些盲目。

上市之前的当当群英荟萃,上市之后问题就来了,财报的利润、营收、业务模式等等一系列问题,可能会撑不起上市之后这么大的盘子。所以有时候李国庆会说“有些后悔当当上市。”话是这么说,但很好的一点是,当当一直是一家非常诚信的企业,不会财务造假。

回到你问的问题,这两个人在当当的发展历程中,缺一不可。如果说李国庆完成了当当的从0-1,俞渝就是从10-100。

投中网:您怎么看这夫妻二人在舆论中心的公开争夺战?

白鹤良:就像在争夺孩子的抚养权。这家企业两个人一起打拼,半生心血都在里边,他们两个人又都是掌控欲极强的。就像教育自家小孩,都想往自己理想化的方向培养,但谁都不让步。

比如对股权的争夺,两个人的初衷都是想救一救这个公司,一些股权的变动的初衷可能也是想改变股东结构,让一些外部的资金进来,但具体细节没谈拢。有一些调整,似乎李国庆是不知情的。他总觉的有口气没出,这口气是他没想过俞渝会让他彻底出局。

俞渝我沟通不多,从李国庆的角度,他很生气。我们几个朋友都经常劝他说,“这个事情你不要对公众做过多解释了”。上周我感觉他状态还好一点,但大多数时间不听劝,就是别不过劲儿的那种生气。

谈当当卖身:资产良性,但会被婚变拖垮

投中网:这场闹剧的舆论焦点还在于,二人的股权分割问题。目前有三个版本:1.工商信息显示俞渝64.2%,李国庆27.51%;2.2019年11月29日离婚案第一次开庭,消息称俞渝代持儿子20%的股权;3.李国庆张贴告示,称二人平分91.71%的股权,实际各持股45.855%。具体股权怎么分,您是否知情?谁的更可信?

白鹤良:具体谁的多少我不知情,但说谁的可信,可能都不可信,因为都会带一些主观因素在里边。这中间有一些非标的东西,比如儿子的股份,是否真的代持?如若代持,代持儿子的股份中,是不是也有原本应属两人的部分。就像两口子结婚买一个家电,分家的时候拆不开。

投中网:作为经历过当当发展的人,您觉得当当现在处于它生命历程中的哪个阶段?

白鹤良:不能拿它跟淘宝、京东比,淘宝和京东已经很大了,矩阵化产品也很多。京东还在继续做规模、供应链设备、上下游等等。

当当很聪明,它非常具有一种中国化特色的企业结构——不要做那么大,有在风口的时候,随风一起起飞,但现在的时间节点,就不会去做冒进的事情,就守好某几摊业务,把这几块业务计划、做结构调整,比如把相关业务线和用户的交互再做一些完善。所以,即便在今天(4月26日)的告示上,李国庆也能对外自豪的说,当当依然是一家盈利的企业。

这也就是说,不管我盈利多少,哪怕只盈利一块钱,我也是盈利的。只要盈利,就能活着,只要活着就有希望。这跟其他做规模的企业不同,规模越大,亏得越多。

投中网:但现在的年轻人很多购书需求的确实实在在分流向了其他平台。中国是否还容得下这样一家垂直品类的卖书平台?

白鹤良:当当在中国第一大电商的地位现在是没人能撼动,但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。

投中网:李国庆新创业的项目“早晚读书”做的怎么样?是不是因为做的不好才回当当发动“政变”?

白鹤良:新项目最近有一些起色,但也还是比较费劲。他做这个项目也有情怀在,大方向上符合政策,政策趋势确实是想把大家的兴趣往读书上吸引,回归到一些最本质化的东西。但这就像改革开放,现代化大门已经打开,电子产品争相涌入,再想让人安静的在图书馆里,会有些困难。互联网要做的是大部分人的生意。他做的可能是一个好的项目,但目前来看,并不是一个好的生意。

至于这次回到当当“夺权”的举动,还是他心里有口气没出,跟新项目关系不大。

投中网:有人会说即便争抢,现在的当当已经是在走下坡路的“烂摊子”了,争夺回来,这个资产还会有卖出变现的可能吗?

白鹤良:会,之前有跟很多大的上市公司在谈。毕竟当当的财务很良性,所以他们夫妻二人还能再争一争。对于一些大公司来说,不管是资本战略还是业务战略,都是良性资产(注:当当网目前市值约为75-90亿元)。

投中网:那为何卖身海航流产?

白鹤良:原因可能更多会在俞渝这边,关于投融资与资产变更,她是一个非常精明的行家,可能看到了海航一些不稳定因素与财务状况,后来证实海航确实也出问题了,包括海航当时开出的筹码,可能也让他们二人接受不了。

投中网:现在如果打包再卖,当当卖出的难点在哪?

白鹤良:这家公司的股权结构到底清晰不清晰,没有一家公司愿意收一个处于这种纠纷中的公司,这是最大的阻碍。

投中网:最后一个问题,您为什么会接受投中网采访?李国庆知情吗?

白鹤良:不知道,要匿名。我今天看到新闻大吃一惊,就想帮帮这两口子,我只是想以朋友的身份,站在局外人的角度,更客观地评判这件事情,让舆论恢复到理性中去,我还是希望这些事情能够回归到一种常态化,而不是现在这种比较畸形的状态。

(应受访对象要求,白鹤良为匿名)

事件进展:4月26日深夜,当当网再发声明回应李国庆抢公章一事。

附:当当网声明全文

今天早晨,李国庆带着4个穿黑衣的人,突入闯入当当办公区,现场保安阻拦不及,李国庆动手抢走几十枚公章、财务章,留下自己事先写好的“收据”,在公司前台张贴了《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》。

当当网已经对李国庆的野蛮行为,采取法律行动。

李国庆去年起诉离婚,婚姻诉讼还在进行当中,从摔杯到微博,从要求借款到今天闯入,李国庆一直在制造事端。

当当网2016年在美国退市、当当网私有化之后工商登记的股权比例为:俞渝持有64.2%、李国庆持有27.51%、管理层合计持有8.29%。实际上俞渝与李国庆的孩子持有18.65%股权,按比例在现有登记人当中代持,当当科文实际股权比例是:俞渝持有52.23%、李国庆持有22.38%、孩子持有18.65%、管理层合计持有6.74%。

李国庆从2015年开始不再负责当当的经营工作,2018年初,李国庆离开了当当给他留置的办公室。他今天发布了所谓《告书》,说他在2020年4月24日召开了临时股东会,“通过新公司章程、作出决议,选举出董事会,并召开第一届董事会会议,选举李国庆为董事长、总经理。”等等。

俞渝本人、当当网其他管理层股东,没人知道这个“股东会”的召开,李国庆今天在当当办公室的十五分钟闹剧,不会影响当当的经营、稳定和股权现实。

《公司法》第43条规定,修改公司章程必须有公司2/3表决权以上股东通过。当当网一直存在有效的章程,执行董事为俞渝。李国庆的决议所说事项,涉及修改章程,表决权不足2/3,因此“决议”无效。

当当网郑重说明,李国庆在当当网没有任何职务。李国庆发布违法、无效的股东会决议,抢夺公章,侵害其他股东利益、严重影响当当人的心情。

当当网业务照常进行,员工及管理团队一如既往、努力为读者提供优质服务。

当当网市场部

2020年4月26日
分享到:
版权声明:本网页内容(包含但不限于文字、图片、视频)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zhanzhangtoutiao@163.com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投诉

登录后发表评论

已有 18 人参与

评论

相关推荐

鹏友

594篇文章

TA的文章
广告
广告
广告
  • 今日热文
  • 本周热文
  • 本月热文
小编推荐    
猜你想问     更多>>>
热门搜索     更多>>>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