巨推学院

IT培训第一股达内教育苦熬“中年危机”:转型阵痛期内控问题频发

每经记者:宋可嘉 每经编辑:文多在四线城市工作的阿文(化名)背上了2万多元的贷款,想借培训学习实现“升职加薪”梦。可她最终却发现,自己所期盼的一切可能都是幻影——“我被套路了”。从疫情肆虐的2月份开始, ...
每经记者:宋可嘉 每经编辑:文多

在四线城市工作的阿文(化名)背上了2万多元的贷款,想借培训学习实现“升职加薪”梦。可她最终却发现,自己所期盼的一切可能都是幻影——“我被套路了”。

从疫情肆虐的2月份开始,国内成人IT培训龙头企业达内教育在宣布暂停所有线下培训后,高调推出了“保就业协议”,吸引学员报名线上培训。但在参与了培训后,阿文面对的现状是,不仅没获得新工作,还要想办法归还本息合计2.7万余元的贷款。

IT培训第一股达内教育苦熬“中年危机”:转型阵痛期内控问题频发


图片来源:摄图网

阿文的遭遇并非孤例,在聚投诉、黑猫投诉等平台上,被达内“保就业协议”吸引,但最终面临着巨大现实落差的学员不在少数。

从包就业到“保就业”,达内的激进营销内控问题并不是第一次被诟病,近期甚至出现员工为冲业绩刷单的个案。

成立18年的达内教育2014年在美股上市成为IT培训第一股,如今正努力走出“中年危机”。2019年,上市主体达内教育(TEDU)因被查出2014至2018财年的收入错报,股价跌破1美元,一度濒临退市。在解除退市危机后,达内仍面临着巨额亏损的转型阵痛。从押注少儿编程业务到管理层大换血,从艰难维持成人培训基本盘到厘清财务积弊重新面对投资者和公众,2020年将成为中年达内的关键转折。

疫情之下,激进营销“套路”再现


疫情迫使达内数百家线下学习中心全部暂停开放,转入线上教学的达内,在2月推出了“2000万助学基金+保就业”护航学员就业计划。

达内表示,在疫情期间,会提供10000个助学名额,每位学子可获得2000元的助学补贴。同时,达内和每位获得学费补贴的学员签订《保就业协议书》(如下图),不限学历,不限考试成绩高低,不就业全额则退还学费。

IT培训第一股达内教育苦熬“中年危机”:转型阵痛期内控问题频发


图片来源:受访者提供

以“保就业”为卖点,对于达内来说并不陌生,在前几年,达内就和平安财险共同推出过“就业教育保障险”。之后,达内又携手中国人保财险北京分公司推出了职业责任险,在达内官网上,首页目前依旧显示着这份保险,并且注明学员在达内完成教育培训后,未就业且符合条件的学员可向达内申请赔偿。

疫情期间,达内高调喊出“敢”保就业、“能”保就业、“真”保就业,并推出了《保就业协议书》。一些激进的达内销售人员则直称:不管学员学历,不管学员工作经验,不管学员所在城市发展水平,毕业后能被“保就业”并能找到一份“高薪工作”。

渴望升职加薪的阿文,在“保就业”诱惑下,于疫情期间的2月,贷款了2万多元学习UI设计课程。这之后,她却发现,达内销售人员承诺的“保就业”和“高薪”工作都很难兑现。

先是她被达内的另一名工作人员告知,毕业后在当地仅能找到月薪3500~4500元的工作——阿文觉得这当然不算高薪。

而原承诺的“保就业”,则变成了“100%推荐就业”。首先,在另一份合同里,“就业”一词的定义就涵盖了“实习”、“试用”等(如下图)。而据其他学员称,所谓“就业”,就是达内推荐学员去用人单位面试,如果没有录用,则等下一次推荐。

IT培训第一股达内教育苦熬“中年危机”:转型阵痛期内控问题频发


图片来源:受访者提供

对于《保就业协议》,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、执业律师叶竹盛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分析道:广告宣传“包就业”是违法的,而宣传《保就业协议》这个协议本身,则很难说违反了广告法,“因为签了这样的协议……最后就不了业还是会退钱的”。

在感觉“就业”“高薪”难兑现后,阿文记得之前达内销售人员还说过:“没有给你就业,就会给你退款。”

但在学员签署的《保就业协议》中,没就业想退款需要满足多项条件,其中之一便包括:“当学员自其所报课程结课后3个月仍未就业并且再次重修达内的同一课程(学习天数达到50天以上)后一个月内仍没有就业(包括达内推荐就业和学员自主就业)的条件下,才能申请退款。”

可以看出,“不就业全额退还学费”的触发条件有很大难度。

但对于一些报名者来说,销售人员并未告知他们这一情况,当初中未毕业的王鹏(化名)在3月决定贷款报名时,也并不完全了解《保就业协议》的退费条件。在他发现实际情况后,打算找以前那位为他描绘“美好就业蓝图”的销售老师理论。但此刻王鹏却发现这位销售老师已离职,并把他给拉黑了。

在疫情期间达内的激进营销之下,阿文、王鹏的遭遇并不罕见。聚投诉和达内线上多个维权群里,不少学员表示,“当初销售说得像花一样”,但现实是,学历、相关工作经验不足的学员除了多了一份贷款,加剧了现实生活的艰难之外,并未能通过一场培训、一份协议就找到他们所盼望的高薪工作。

对此,一位达内教育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,公司从来没有说过“包就业”。疫情期间,达内给了学员福利,为学员都赠送了人保的职业责任险,是因为想在疫情期间鼓励大家来学习。

日前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也以有意报名者的身份,向达内教育工作人员咨询了职业责任保险。对方表示:“现在如果学出来找不到工作,都用的是《保就业协议》,是100%退费,等疫情结束的话呢,就用的是就业保险了,它是退费80%。”

转型期内控顽疾:管理层“换血”后的考验


在阿文、王鹏这些遭遇发生之前,达内就曾经历过“包就业”虚假宣传的风波。

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,2017年7月,因被指诈骗学员以学员名义进行贷款,以及涉嫌发布、宣传虚假信息等原因,达内的海口分公司被起诉。

不过,同样在2017年,达内教育集团时任副总裁齐一楠曾在接受未来网的采访时表示:“我们不允许我们的销售人员去承诺,比如说包就业、包高薪。公司内是明令禁止这样的行为的。”

但类似的这种内控问题,却一直与达内相随。从保就业、保高薪到以招聘为名义诱导学员贷款,近几年来,达内教育负面事件不少。而在2019年,达内还一度因内控体系存在缺陷,被发现自2014年上市以来所有财报均不准确,5年累计虚增了约6.3亿元营收。公司通过不准确的学生账户以及贷款,故意夸大了收入。

在经过漫长的痛苦审计后,达内教育今年4月才发布了2018年财报。

这次危机让达内教育一度面临退市风险,公司也相应地从2019年末开始对管理层进行大换血:先是开除了包括一名副总裁在内的多名涉事人员;今年2月,又宣布原CFO杨余多离职,曾在完美世界担任过超10年首席财务官的刘永基上任。他就任的消息公布后,达内教育股价曾一度大涨30.97%。

今年4月,达内教育再度宣布,任命公司原独立董事孙永吉为CEO,创始人韩少云继续担任董事长。孙永吉从2014年4月起就开始担任达内教育独立董事,之前还曾担任尚学教育科技公司首席执行官、海辉国际(2010年~2014年纳斯达克上市公司)执行副总裁。

上市公司董事高管。图片来源:2019年年报截图

同时,达内教育创始团队成员孙莹,也重新出山担任运营副总裁。

除了人事调整,为了加强内控,达内还聘请了一家咨询公司,以协助内部控制系统的改进。在2019年年报中,达内教育称,出台并完善了更加全面的财务合规政策,对违规者进行了严厉惩处。公司会继续加强对信息技术职能的监督和控制、继续提供更多内部培训,更频繁地对合规性、行为守则、道德、新法规和政策进行评级,并启动基于AI技术的面部识别系统,以识别、跟踪和记录学生的状态,以确保CRM系统中的数据准确。

新鲜血液的注入、内控措施的加强以及财报的最终出炉,似乎为达内教育的内控事件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。

IT培训第一股达内教育苦熬“中年危机”:转型阵痛期内控问题频发


制图:宋可嘉 数据来源:达内教育年报

但如今看来,换血后的新任管理层,在面对疫情、成人业务增长乏力的转型压力时,还需要下力气进一步解决好内控问题。

这种内控问题中,除了上述销售套路,记者还了解到,有学生称,达内教育有工作人员曾指导其进行简历“包装”。

今年5月底,达内教育北京校区的辛某被曝亲自下场刷单,辛某被指让认识的人先贷款购买达内的课程,次月再取消贷款,这样无需对方真正上课,只需通过贷款操作来达到刷单的目的。

对此,达内教育内部人士回应称:刷单是其个人行为,疫情期间公司调整了员工绩效考核标准,对非管理层员工的绩效考核从“现金收入+进班消课”改为单独现金收入考核,从而可能被钻漏洞。目前,公司已恢复之前的双重考核标准。此外,公司已于5月30日将刷单员工开除,追回其骗取的绩效奖金。

“青黄不接”的尴尬:押注少儿编程亏损苦熬


除了内控问题,摆在达内新任管理层面前的难题还有两个:成人IT培训业务日益降温,新业务少儿编程仍在亏损。新老两大业务“青黄不接”的尴尬,也加剧了达内整体亏损扩大。

6月11日晚间,达内教育发布的2019年年报显示,2019年达内教育全年营收20.51亿元,较2018年同期的20.85亿元有所下降;净亏损10.39亿元,较2018年同期的亏损5.92亿元扩大了75.4%。

对此,达内教育在年报中解释,收入下降主要是由于成人教育课程的学生人数减少。达内教育财报显示,其成年学生总注册人数从2017年的约11.86万人降低至2018年约11.65万人,2019年降至约10.88万人。

IT培训第一股达内教育苦熬“中年危机”:转型阵痛期内控问题频发


制图:宋可嘉 数据来源:达内教育年报

作为达内教育起家的业务,成人IT培训业务近年来正陷入降温的窘境。互联网行业业内人士指出,程序员已面临着“初级过剩,高级紧缺”的状态。培训机构速成出来的程序员,更不具备太强的市场竞争力。

“大公司一般不会看培训机构出来的(人的)简历。”一名曾在知名互联网企业担任过程序员招聘官的业内人士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说道。

发展了20多年的成人IT培训市场在红利渐失后,大众对其的戒备心也在提升。达内的维权群里时不时就会冒出这样的提问:“到底去哪里进行IT培训会比较靠谱?求推荐呀”“如果达内这么坑,国内还有哪些IT培训机构好一点呢”。

而当一个个备选机构的名称,在群里被提到时,年轻人们也总能搜索到关于这些机构虚假营销、欺诈学员的消息。

越发难做的达内教育,早就开始谋求转型,发力童程童美——达内K12编程培训品牌。2019年年报显示,该业务2019年收入同比增长了约208.5%,培训中心数量也由148个增加至217个。但在飞速扩张背后,童程童美业务于2019年的毛亏损仍然有约2200万元。

对于这一亏损,达内教育方面对记者表示,童程童美业务目前正处于发展阶段,公司对童程童美业务是保持乐观态度的。此外,童程童美业务将是公司未来整体业务的重要增长点,所以公司计划继续投入发展这块业务。

未来童程童美能否给达内带来新一轮增长,还难以预测。不过,把少儿编程赛道当成是“救星”的成人IT培训机构已不在少数,2019年,号称国内第二大IT培训机构、拟在A股上市的传智播客,以及成人IT培训机构狼码教育集团,都正式入局少儿编程领域。

IT培训第一股达内教育苦熬“中年危机”:转型阵痛期内控问题频发


传播智客涉足少儿编程。图片来源:传播智客官网截图

在已进入了白热化竞争阶段的少儿编程的赛道上,童程童美能否拯救陷入“中年危机”的达内,仍待时间检验。

每日经济新闻
分享到:
版权声明:本网页内容(包含但不限于文字、图片、视频)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zhanzhangtoutiao@163.com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投诉

登录后发表评论

已有 1 人参与

评论

相关推荐

泪湿青衫

468篇文章

TA的文章
广告
广告
广告
  • 今日热文
  • 本周热文
  • 本月热文
小编推荐    
返回顶部